193527

  吴先生去世后,婆媳之为了遗产对簿公堂,未承想又引出第三方――吴先生又突然冒出一个儿子。原来吴先生先后结过三次婚,而婆媳俩对于吴先生的前两段婚姻,竟然均不知情……

  家庭纠纷

  为继承儿子遗产,老太与儿媳对簿公堂

  78岁的吴老太生一儿一女,儿子吴明与周霞结婚,生有儿子吴小明。 2014年3月11日,吴明因病去世,但有留下遗嘱。吴明在西岗区留有一套房产,建筑面积51.65平方米。

  另外,吴明去世前,在医院治疗期间,吴老太为儿子垫付了医疗费,并在儿子生前替儿子交纳了部分b01ad7851ca264d7aab5afad535cb66429fb8423192d18443efe1fa57d13b。吴明去世后,吴老太的身一天不如一天,也没有任何收入。最主要的是,老人没有住处,一直在外租房住。

  吴明留下的是一套临49f0f9af355efed16c63bb8d1a781d1b房产,周霞留了一小间自己居住,把其余的房间租了出去。吴老太希望到这套房子里居住,可以把房租钱节省下来,但儿媳周霞坚决不同意。

  无奈,今4351af65d253a90f5eb90aa0946a6b65初吴老太委托辽宁圣邦律师事务所的张荣君律师,将媳周霞、孙子吴小明告上法庭,请求依法继承吴明遗房产中相应的份额折价款及儿子生基本养老保险账户储存额32142.98元,同时要求周霞和吴小明按照各自继承的份额,对吴老太给吴明垫付的医疗费34457.86元、社a8effa3d758e13e2362dacfbd709d8db保险费8905元予以偿。

  实在意外

  被继承人离过婚,婆媳对此均不知情

  今年2月4日,法庭开庭审理了此案,张荣君律师按法定程序,发表了原告享有继承权及被告继承的财产中应当先清偿原告垫付医疗费等的意见。庭审结束时,双方都同意由法院调解此案。

  眼看着这场继承纠纷案件就要结束了。没想到今年春节过后,法官又打来电话,说在一份《结婚登记申请书》上发现吴明“婚姻状况”一栏,写的是“离婚”二字。也就是说,吴明生前在跟周霞登记结婚时,就已经是离过婚的人了。法院别向吴老太和周霞进行了询问,可是,双方均称不知道吴明在与周霞结婚之前还结过婚。

  法院对此常重,在今年4月份下达了中止审理《民事裁定书》。裁定书写明:“本院在审理原告吴老太与被告周霞、吴小明法定继承纠纷一案中,发现被继承人吴明与被告周霞结婚时的婚姻状态为再婚,原、被告均未提供证据证明吴明除被告吴小明外再无其他子女。在继承人范围不明确的情况下,本院无法继续审理,本案应当中止审理。 ”

  这份裁定一出来,原被告双方均不知所措。让吴老太疑惑的是,难道自己去世的儿子生前除了跟被告周霞结婚之前,还跟别的女人结过婚?自己还可能有另外的孙子孙女?

  而周霞对吴明与自己结婚前离过婚的行为也不情。

  节外生枝

  生前结过三次婚,多出一个继承人

  今年8月12日,此案第二次开庭审理。让原、c700f770ad472fd6a3fa9670e555acac双方吃惊的,法庭的原告席位上果然又多了26aa7df14b89c9c7c9fd286d26a9a25e名男子。这名eca7129d83027a81b5fe79b94b34ccc3叫张化,今年28岁,现担任一公司的经。张化向法庭出示了周水子f6097d4822be99ce262107add26db46c出具一份《979ba624020936377453892c47e4b8fe》,上写:“经查阅本所户籍档案记载,张化,男,生于1987年9月19日,此人曾名吴小亮,其0231be3362a152e8c082924bbee0721635df0a125980a9c3784e002e6648dedd74074a4506f0acddb43281d00c为吴明。特此明! ”

  紧着,张化又向法庭提e42224d06d2024599a539ce55945b509了一份盖有某法院公章和骑缝章的离婚调解以及当年的庭审录。证明吴明在1985年11月曾经与张某兰登记结婚,婚生一子为吴小亮。因双方性格不合,经常为家庭琐事吵架,遂于1988年1月6日在法院调解离婚,婚生子吴小亮由张某兰抚养至其能独立生活时止,男方吴明付给张某兰生活补助费200元(于1988年1月末前一次性付清)。

  张化提出,自己属于被继承人吴明的婚生长子,在继承中应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理所应当继承父亲吴明遗留的房屋、钱款等财产。

  此外,根据主审法官调取并当庭出示的另一份《结婚登记申请书》显示,被继承人吴明在1988年12月1日与女子于某杰结过一次婚,两人在一起生活了三年多后,于1992年4月23日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离婚原因”一栏显示为:“因多年没有孩子,导致情不和”。

  让周霞没有想到的是,被继承人吴明在与她1994年3月14日登记结婚时,已经是第三次婚姻了。如果没有这官司,她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了。

  延伸调查

  父母离婚后,“儿子”已被人收养

  法庭上,张荣君律师向追加的原告张化进行了发问,当问及“你原名叫吴小亮,为什么现在叫张化”时,张化又拿出一份证据。这是一份张化的生母张某兰与案外人张某安夫妇签订于1988年1月29日的《立契》书面证明,上写:“因张某兰情愿将其子张化送于张某安夫妇抚养,特立此契为证。自立契之日起,张化与生母张某兰脱离母子关系;自立契之日起,张化将与张某安夫妇建立父母关系,养父母将对张化执行抚养教育责任,生母不得对养父母进行干涉。 ”

  张化刚陈述完其名字的由来,张荣君律师立即发现了里面存在的问题,并向法庭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张律师认为,根据此份《立契》文书,张化已经不具有对吴明所遗留财产的继承权。

  张化自送养之日起始终随养父母张某安夫共同生活,也办理户口迁移手续,其已经消除了与生父母的父子和母子关系。因此张化不属于被继承人吴明的儿子,不享有继承权。

  法院判决

  1.“大儿子”不具备继承权

  法庭认为,本案中,张化的母亲张某兰于1988年1月29日通过立契方式,将张化送给张某安夫妇抚养,之后,张化的户口迁至张某安夫妇处,并与张某安夫妇长期共同生活。该收养关系发生在收养法实施前。当时,没有规定收养关系成立须履行的程序,张某安夫妇与原告张化之间形成了事实上的收养关系。张化与吴明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收养关系的成立而消除,不享有对吴明遗产的继承权。

  2.儿媳给付婆婆相应房款

  日前,法院99ae83aacd950c4b952ccf7a4101cc42一审判决,驳原告张化全部诉讼请求,案涉房屋归被告周霞所有,周霞给付原告吴老太、被告吴小明房屋价值1/6的补偿款各8.3333元(取整)。二被告需分别偿还吴老太垫付的医疗费、社会保险费各14454.28元。吴明死亡时遗留的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储存额32142.98元,由原告吴老太、被告吴小明各继承5357元,被告周霞继承21428.98元。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均未上诉。

  答疑

  继承106eeb6cc6562009e06a9ca6ce3cd8dc题上养子女与继子女不同

  针对本案,张荣君律师表示,在继承问题上,养子女与继子女不同。

  养子女享单方继承权

  《收养法》第5924939b7abb1db7d8f93cbcec6fbe88第2款规定,养子女与生父母及其他近亲属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收养关系的成立而消除。因此,收养成立后,养子女无权继承亲生父母的遗产,其亲生父母对其遗产也没有继承权。

  继子女享双方继承

  如果是存在抚养系的继子女,根据《继承法》的规定,既对继父母的遗产享有继承权,也对生父母的遗产享有继承权。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半晨2cf533e5cc5416927c6356b51c2f765b、海7f7692aeed1e1d5c1d2143b34f5f1523佟亮